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浙江绿色发展春意浓-【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39:38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从“创业富民、创新强省”到追求“物质富裕、精神富有”,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调整考核指挥棒、大力推进“腾笼换鸟”到协同推进“建设美丽浙江、创造美好生活”,浙江以“八八战略”为总纲开始的这场从思想到行动的嬗变,提升了发展境界。  浙江桐庐县环溪村一景。图/河北日报记者王博摄  解放思想 更新观念 开阔视野 提升境界·浙江行   阅读提示  烟花三月,西湖岸边的垂柳又泛起新绿,龙井山里的采茶调又如约响起。浙江杭州又迎来了一年中最美的季节。  虽然为了迎接几个月之后的G20峰会,去年底开启“大修”模式的杭州更像个大工地,但“阵痛后将是更好的杭州”,浙江早已深谙凤凰涅槃的道理。  进入新世纪,GDP年均增速达11.8%的“浙江号”经济列车开始爬“陡坡”。着眼于发挥自身体制机制、区位等八大优势,浙江以推动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经济发展、主动接轨上海等八项举措为引领,开启了涅槃之旅。  从“创业富民、创新强省”到追求“物质富裕、精神富有”,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调整考核指挥棒、大力推进“腾笼换鸟”到协同推进“建设美丽浙江、创造美好生活”,浙江以“八八战略”为总纲开始的这场从思想到行动的嬗变,提升了发展境界。  1 理念引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几年前,旷世名作《富春山居图》在海峡两岸合璧展出,富春江两岸的旖旎美景让观众如痴如醉。  画作的取景地就是浙江桐庐县,这座距杭州约90公里,人口仅有40万的小县背靠大奇山,环抱富春江,拥有令人艳羡的生态资源。  就是在这块宛如仙境的黄金宝地上,如今,一座专注于健康产业的健康小镇正在拔地而起。  白墙黑瓦、雕梁画栋,一片正在建设的徽派建筑气势初显,远远望去,宛如一片宫殿群。3月29日上午,在健康小镇重点项目江南养生文化村的建设现场,记者看到这样的景象。  “健康小镇占据的是环境最好的一块区域。”负责该项工作的富春山健康城管委会综合办主任吴小平介绍,目前,这是浙江唯一规划从事健康产业的聚集区。  当地部门预测,瞄准沪宁杭地区,健康小镇三年内将实现旅游人数180万人次,累计税收将达6.8亿元。  虽然6.8亿元能够占到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约四分之一,但健康产业投入大、见效慢,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们拒绝了很多工业项目来搞健康小镇。”吴小平坦言,看中桐庐区位和生态优势,近年来,纷纷找上门来的工业项目都吃了闭门羹。  当地政府难道“拎不清”现实收益?  “我们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能追求短期利益。如果没有绿色高端产业,宁可留白。”吴小平说,这是近年来桐庐产业发展的不变原则。  据了解,“十二五”期间,桐庐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已达37.5%,顺利跻身全国县域经济竞争力百强县。  这就不难解释,当地人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刻在一块巨石上,摆在县城迎宾大道显眼的位置。  桐庐的产业取向仅是浙江的一个缩影。  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安吉余村考察时,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经过十余年的探索和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之于浙江,已然从盆景变风景、化苗圃为森林,成为全省干部群众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自觉行动。  丽水一直是浙江的相对欠发达地区,过去百姓觉得守着青山就是守着穷,可现在这样的观念完全被颠覆了。土面销售到外地20元一斤;土猪肉网上卖25元一斤……  “绿水青山和优质生态成为丽水最大的资源。”丽水市相关负责人坦言,去年一年,仅遂昌一地的农产品在网上的销售额就高达30多亿元。  在浦江县,浦阳江两岸有大量水晶加工小作坊,江水污染严重。2013年,浦江县利用短短半年时间,取缔水晶加工户1.3万家,浦阳江上仙屋断面水质大幅好转,消除了多年来的劣五类状况。当地建起4个高标准生态园区,引导水晶产业集聚发展、转型升级。公众对浦江生态环境质量的满意度也大大提升。  ……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经济经历了三次转型。集中在“十一五”至“十二五”时期的第三次转型实现了从低端产业向绿色高端产业的转变,实现这一转变的思想基础就是全省牢固树立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理念。  从给GDP松绑开始,浙江创新性地提出“以亩产论英雄”,即用有限土地资源去博取更高产业层次。  占地30亩,去年销售收入却达到200多亿元,中国领先的安防产品生产企业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位列国家级高新区第五名的杭州高新区(滨江)的明星企业。  “为提高亩产量,入园企业必须是总部或研发中心。”杭州高新区(滨江)物联网产业园建设指挥部总指挥胡嘉欢告诉记者,这个高新区面积仅60平方公里,但去年全年地区生产总值却达790.4亿元,而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仅为0.06吨标煤/万元。  不再“以GDP论英雄”,浙江逐步减少干部考核中的GDP分值,对生态环境要求较高的地区甚至完全取消了GDP考核,同时在考核中增加民生和社会和谐的分量。以前浙江每年都定期公开的全省县(市、区)GDP大排名,也于2013年取消。  “决不把违法建筑、污泥浊水、脏乱差的环境带入全面小康。”这是浙江规划“十三五”时期发展目标时向全省人民发出的郑重承诺,并提出进一步健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体制机制,包括建立健全以单位生产总值能耗为基础的用能权交易制度、以单位建设用地生产总值为基础的土地配置方式等。  2 找准路径,“腾笼换鸟”产业追“新”逐“绿”  有人说,杭州拥有两张世界级名片:一张是西湖,另一张是阿里巴巴。  驱车从西湖出发向西北方向行驶,约一小时就到了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的阿里巴巴西溪园区,这里是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公司的大本营,也是阿里巴巴最大的办公园区。  这个占地面积近30万平方米的大园区更像一所大学。园区里有河塘、花园,有购物店、体育馆。在任何角落,只要打开电脑,就能专注地工作。  事实上,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所在的杭州城西,在四年前还是一块荒凉之地。阿里巴巴的迁入,不仅将这里的房价大大推高,也催生了一个信息产业高地的成长。  “以阿里巴巴西溪园区为核心的35平方公里区域就是杭州未来科技城。作为全国仅有的四座国家级科技城之一,它目前是杭州信息产业发展的高地。”杭州未来科技城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科技城中的梦想小镇是广义上的众创空间,当地信息产业的青年创业者大多聚集于此,浙江理工大学等多所院校也在这里落户。  “有龙头企业带动,再加上新型的众创空间、创业青年的梦想社区、巨型的孵化器……集聚效应就这样形成了。”有学者分析,未来科技城能够在短短四年内发展成信息产业高地,科学规划形成的集聚效应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  相比之下,位于钱塘江南岸的杭州高新区(滨江)则是另一个崛起样本。  海康威视、华三、华数、网盛……一个个行业大鳄均是园区自培企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该园区已经拥有网络信息技术全产业链,“网络信息看滨江”已在全国叫响。  1996年,杭州萧山区划出三个乡镇成立滨江区。2002年,滨江区与位于钱塘江北岸的杭州高新区合并,一场由高新技术产业代替低端乡镇工业的变革开始了。  一方面引导关停或外迁乡镇工业,一方面从钱塘江北岸大力引入高新技术和人才。“一开始,引入对象主要是浙江大学附近的高新技术企业,项目必须要具备‘高、新、特’三要素之一。”胡嘉欢回忆,为筑巢引凤,他们还大力兴建高标准办公楼。  虽然急需好项目、大项目,但也不是一味被动。杭州高新区(滨江)有明晰的产业取向,比如对汽车制造等大规模制造产业坚决说“不”,为快速构建全产业链,对网络信息技术类企业提供更多优惠。  短短五年,杭州高新区(滨江)就跻身国家级高新区第一梯队。  无论是靠龙头企业带动实现集聚效应的未来科技城,还是经历“凤凰涅槃”的杭州高新区(滨江),浙江园区建设一直追求集聚效应更强一些、产业层次更高一些,这使园区经济快速成长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以浙江14个省级产业集聚区为例,2014年产业增加值达1760亿元,增幅比全省快10.8个百分点。  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浙江经济的主要支撑是块状经济,实施“腾笼换鸟”后的浙江,一手大力淘汰落后产能,一手加快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园区就扮演起支撑角色。  “当初,浙江有500多个年产值超亿元的块状经济,涉及175个行业、24万家企业,但‘铺天盖地’多,‘顶天立地’少——多数企业核心竞争力不强,产品附加值不高,‘腾笼换鸟’就是对现有产业优化提升,换来新的产业、新的体制和新的增长方式,让有限的资源发挥更大的效益。”浙江省发展与改革研究所所长卓勇良介绍,仅仅十年间,浙江就实现了由块状经济向产业集群的转变。  浙江农村的绿色发展之路也同样遵循“换”的逻辑。审视已建成的58个美丽乡村示范县,共通之处是都选择与城市打“错位牌”,发展旅游产业。  把闲置多年的牛栏改造成咖啡馆,如此创意就在浙江桐庐县江南镇荻浦村变成了现实。  谈起创意来源,江南镇有关负责人说:“就是以一个游客的心态来考虑,城里人来农村旅游,最大的诉求就是感受原生态的风貌气息。”  认准“混搭”的点子后,镇政府引入一家旅游公司,租下了被村民遗弃多年的五间牛栏进行综合整治,又从县城请来一家知名连锁咖啡店的老板支招儿。  2013年“十一”黄金周,游客爆棚,“牛栏咖啡”一炮打响。“土得掉渣”与“文艺范儿”的碰撞得到市场认可。  “浙江绝大多数美丽乡村都在用新鲜的创意来深耕生态资源。”有专家评价,这是让生态变财富的关键。  为打造绿色发展的新载体,浙江还于去年提出一种全新的发展战略——创建特色小镇。  据了解,特色小镇不是行政区划单元上的一个镇,也不是产业园区的一个区,而是打破城市和农村的界限,聚焦浙江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等七大新兴产业,融合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的创新创业发展平台。  “在产业选择上,每个特色小镇都紧扣七大产业,主攻最有基础、最有优势的特色产业,在创建方式上,用创建制代替审批制,激发出特色小镇建设活力。”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翁建荣说:“特色小镇的灵感来自于国外的特色小镇,如瑞士的达沃斯小镇、法国的普罗旺斯小镇等,对浙江优化生产力布局颇有启迪。”  据介绍,到2017年,浙江计划创建100个省级特色小镇。  有专家评价:“下大力推动‘腾笼换鸟’,让浙江经济转型抓得早、抢占了先机。而近年来,浙江又打出了‘五水共治’‘三改一拆’‘浙商回归’‘四换三名’‘四边三化’等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进一步夯实了浙江绿色发展的基础。”  位于杭州高新区(滨江)的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领先的安防产品生产企业。  工作人员在公司展厅介绍一款无人机产品。图/河北日报记者王博摄  3 机制护航,多点创新破解要素制约  绿色发展需要科技、人才支撑,如何通过创新机制激活科技、人才要素,是浙江一直面临的课题。  从494亿元增加到1000亿元,这是浙江“十二五”期间年度研发经费支出的变化。  不断推高的产业层次需要强劲的科技创新能力支撑,但如何搭建技术与经济结合之桥,让科技成果快速转化成生产力,却是一个绕不过的问题。  浙江于2012年围绕科技体制改革,在全国率先建立起一套科技拍卖制度。  在杭州高新区(滨江)众多高楼的掩映下,只有五层楼高的浙江科技大市场并不打眼,但只要一举办科技成果竞拍活动,这里一定是整个高新区最热闹的地方。  2012年,浙江开始举办科技成果竞拍活动。截至目前,全省已举办30余场科技成果竞拍会,成为国内交易规模最大、影响面最广的技术交易活动。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在通过竞拍的科技成果中,单项技术实现产业化的有204项,新增销售额88.16亿元、利税5.67亿元。  “竞拍的科技成果以电子信息类、先进制造类、生物医药类居多。”浙江科技大市场办公室主任郑云涛介绍,拍卖中,越是行业迫切需要的技术企业竞价就越是激烈,不少科技成果都经过多家企业的多轮竞价最终成交,科研院所也可由此了解到一线企业的真实需求和科学技术的市场价值。  浙江这套科技成果拍卖机制是不断完善起来的。  2012年,作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一项具体实践,科技成果竞拍第一次摆到了桌面上;2013年,浙江开始调动各市的积极性、扩大竞拍规模,尝试采取以市为单位、分场次组织的形式开展竞拍;2014年,在国内首次尝试以拍卖科技型初创企业股权的形式,促进科技与金融结合,以股权拍卖融资,吸引了多家投融资机构;2015年,开始发挥市场主体的作用,拍卖活动改由浙江伍一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承办。  “浙江率先发展技术市场,是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破解科技‘四不’问题,解决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的有效形式之一。”业界对这一做法高度评价。  科技成果拍卖只是浙江在政策层面推进科技创新的一个点。  支持技术入股与收益分配;进行科技成果处置权改革,下放科技成果处置权;进行收益权分配改革,职务发明专利高校可按60%—95%比例、科研院所按20%—50%比例将成果收益划归参与研发科研人员及团队拥有……2013年,浙江省出台加快推进科技成果产业化的相关政策,这被当地解读为“科技创新的一次大解放”。  “浙江最大的资源是人才,最值钱的是创意。”采访时,很多人这样说。  杭州未来科技城之所以成为全国电子信息技术高地,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里聚集了数以万计的海归人才。  “未来科技城对引进人才的支持力度是目前浙江省最大的。”浙江省政府相关负责人说。  根据2011年下发的《关于在浙江杭州未来科技城建设人才特区打造人才高地的意见》,国际一流的创业创新领军人才一旦落户该科技城,将得到总额不低于1000万元支持;国内一流的创业创新领军人才,将得到总额不低于500万元支持;在此创办高新技术产业企业冠“浙江”省名的,注册资本会放宽到200万元。  此外,浙江还赋予未来科技城在科技项目布局和科研投入、创业投融资、税收优惠等方面“最优”保障。  浙江寄希望未来科技城加速打造“人才高地”,试点之后将人才政策铺向更多的地区。  “科技和人才是绿色发展的第一动力,政策机制是激活动力的钥匙。”专家评价,浙江正是通过源源不断创新政策机制,大力引进科技成果,挖掘人才资源,释放更多发展活力。  相关  确保政府权力“瘦身”不反弹  “亲,我来帮你哦!”3月28日中午,记者走进杭州高新区(滨江)政务服务大厅,一个约一米高,能够自由行走的机器人眨着大眼睛,微笑着迎上来说。  “我们和它一样,都是这里的‘店小二’。”工作人员笑着向记者介绍起机器人的功能和“店小二”名称的由来。  “店小二”,这个古时候在驿站、茶馆负责侍应的人的专有称呼,如今,在浙江却再度流行起来。这是因为2013年,浙江提出机关干部要努力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店小二”。  浙江把企业形象地比作“客人”,要求机关干部当好服务企业、服务基层的“店小二”。而如此形象比喻的背后是政府和企业应该扮演何种角色的明确定位。  “不叫不到,随叫随到。”一名浙江专家介绍,这是浙江政府针对企业的服务理念。  基于这样的理念,今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简除烦苛,禁察非法”,这句源自《后汉书》的警语意为,去掉不方便老百姓办事的条条框框,政府官员不要去扰民。  如此理念提高了各地在简政放权工作实践中的主观能动性。  比如,2014年杭州高新区(滨江)探索建立了前置审批“化整为零”制度,环评、能评、水土保持方案、交通影响评价等8个前置审批“化整为零”一次性统一办理,投资项目前置审批时间缩短了56天。  杭州市余杭区再造审批流程,启动全流程“管家式”审批服务,区级审批权限内的所有政府投资项目、产业投资项目都由“管家”串联,投资项目从立项到落地的平均周期提速50%以上。  如何确保政府权力“瘦身”后不反弹?浙江颇具开创性地建立了“四张清单一张网”制度。  “四张清单”指政府权力清单、企业投资负面清单、政府责任清单、省级部门专项资金管理清单;“一张网”指浙江政务服务网。  具体来说,截至目前,浙江通过制定实施政府权力清单,省级部门行政权力从1.23万项精简到4236项;制定实施企业投资负面清单,主要工作集中在开展核准目录外企业投资项目不再审批改革试点,启动“零地”技改项目不再审批改革等;通过制定实施政府责任清单,明确了省级部门主要职责543项;通过制定实施省级部门专项资金管理清单,出台了省级政府部门一般不再直接向企业收取行政事业费的具体办法,省级财政转移支付专项由235个整合为54个。  而集行政审批、政务公开和便民服务于一体的浙江政务服务网则是浙江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具体体现。据了解,目前,40多个部门全部实行一站式网上审批。  浙江全省上下争当“店小二”的工作作风,加上简政放权的大力推进,制度保障的不断完善,成为“去年新增小微企业5.8万家”的最好注解。 (河北日报记者王博 [浙江报道])

电商平台

中企高呈

网站用户体验优化

SEO搜索优化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