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本田停工门补偿方案出台员工每月加薪55元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8:02:34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由于和预期差距太大,本田内部员工对公司制定的增资方案过程表示了重大异议,“这个提薪方案是怎么出台的?大部分公司员工没有参与谈判,多数员工没有看到公司高层,没有看到政府官员,也没有看到工会。”

在停工事件发生后,本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本田零部件公司”)于5月24日公布了对员工停工事宜的解决方案。本田零部件公司员工的补贴提到120元到155元不等,相比之前提升了55元。

对于该方案,一位本田零部件公司内部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这只是补贴上的调整,本田方面没有对工资和薪酬体系提出任何改进方案。”

与此同时,本田零部件公司停工规模进一步升级。5月21日,本田零部件公司的三班工人加入停工行列,参与停工的部门也增多。从5月21日起,广东有两家汽车零部件工厂也相继发生间歇性停工。与富士康现象一样,汽车零部件工厂工人的停工从个案演变为众生相,其中原因耐人寻味。

提薪方案:补贴提至120~155元

根据既定流程,经过与当地政府、工会的沟通,本田零部件公司于约定时间(本周一)正式公布对员工提薪方案:每个工人补贴提高到120元到155元。

昨日下午,本田零部件公司璩先生对《每日经济新闻》说,“提薪方案在下午三点钟公布的,公司给工人每月增加补贴55元。”

此前,工人停工提出的要求是“希望把薪酬提升到2000元到2500元,不低于其他同类企业的工人薪水,其二是改进公司工人薪酬机制。”

由于和预期差距太大,内部员工对公司制定的增资方案过程表示了重大异议,“这个提薪方案是怎么出台的?大部分公司员工显然没有参与到谈判中,多数员工没有看到公司高层,没有看到政府官员,也没有看到工会。”

“本田的这种谈判到底是谈判呢,还是做公关工作呢?”一位员工如此质疑。

对于本田的解决方案,多位参与停工的工人表示了不满,“每个工人补贴增加55元,公司有1000左右的员工,总人力成本每月也就增加6万元多点,这几天停工损失就不止这么多。”

据媒体报道,该公司中层管理人士估计,公司每天生产变速箱2400台,以一万元内部价格卖给广本和东本整车厂,一天产值为2400万元,加上其他业务,一天产值达到4000万元。以此计算,从5月21日到5月24日,本田零部件公司因停工造成的损失已经过亿。

有内部员工还指出,“本田零部件公司的停工已经影响到本田中国整车组装,这也将造成一部分损失。”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本田在华两家合资公司东风本田、广汽本田联系后,两家公司负责人均表示生产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记者也从经销商处了解到,目前停工没有对供货产生影响。

记者致电本田中国投资公司负责人,该人士表示,“对本田零部件公司制定相关补偿方案并不知情,晚点公司将有一份公开文件。”

本报记者多次致电狮山镇政府和工会,但双方均表示不清楚具体细节。多位工人表示,工人希望政府和工会出面主持工作,能和公司平等坐在谈判桌上,保证工人的利益。

停工升级:厂方辞退相关员工?

为了继续向厂方施压,在过去的几日中,本田零部件公司的工人停工规模升级。

5月21日晚,上晚勤的变速箱组装科和轮轴科的工人再次停工,参与停工的部门已经扩展到其他部门。截至记者发稿时,员工尚未复工。

璩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前天我们有两名被疑带头停工的工人被公司辞掉。”

记者通过多种渠道联系到被辞员工秦刚(化名)。据他讲述,5月22日中午12点多,公司通过广播向所有员工公布两名带头停工的工人,秦刚就是其中之一。随后他得到公司的一份书面通知,“鉴于你有参与集体惰工……行为,以及无正当理由不服从公司命令的行为,违反了公司就业规则,现根据公司就业规则73条之规定予以辞退。”秦刚说:“我也不清楚73条到底是怎么规定的。”

被开除以后,秦刚和“同命相连”的同事在网上找到佛山南海劳动局的电话,希望劳动局可以帮助他们拿到一些赔偿。公司开除他们时,除了5月份的工资之外,没有给予任何补偿。

秦刚坦陈,自己确实是参与了停工带头。和当时三四十名员工一样,对于在公司工作多年薪酬却难以提高,他感到很不满。

据了解,秦刚2007年底进入本田零部件公司工作,而另一名被开除者也是在本田工作了两年多的老员工。据一名本田员工说,这场停工正是始于公司老员工私下的抱怨。

自本田零部件公司5月17日员工部分停工后,公司答应在24日给出答复,但此后对谈判的进程和结果一直讳莫如深。而工人对于得到的信息显得非常敏感。21日晚间开始的停工正是由于员工听到组装部的“内部消息”说公司已经赴湛江等地大量招聘新工,将要换掉17日参与停工的全部工人。

除了清退员工的插曲外,还有另一个消息引起了工人的高度重视。5月24日上午,本田零部件公司召集全部实习生开会,要求留厂实习的实习生签名。据知情的工人说,公司将陕西、贵州、清远、湛江等实习生所在学校的领导召到公司,厂方声称,实习生如果参与停工,将会向学校反馈。

据员工说,本田零部件的实习生大约有500多人,占到公司员工总数约30%。

记者拨通本田零部件公司一位冯系长的电话试图了解此事,他表示没有得到公司的同意,不可以向媒体提供任何信息。

连锁反应:祸起汽车制造业薪酬制度?

5月22日,广东省的佛山市光法雷奥(佛山)汽车照明系统有限公司员工也通过停工的形式要求提供薪酬。该公司是法国汽车零部件巨头法雷奥在华子公司之一,主要配套生产日产和标致雪铁龙的汽车车灯。

工厂员工何先生透露,他的每月收入为770元底薪+330元补贴+200元住房公积金补贴。本月佛山出台政策将最低工资提高到920元/月后,工厂为达到920元/月的底薪标准,提出将“从330元补贴中扣除150元,并将这150元算入底薪。”这样一来,工人们的底薪就达到920元/月,但拿到手的收入丝毫没有变化,这引起了工人们的反对。

据了解,这家企业前年也有小型停工,与本田零部件公司遭遇相似。为何汽车制造业频频发生此类事件?工人停工只是薪酬惹的祸吗?

中智上海公司薪酬调研运营总监耿俊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员工停工不单是薪酬方面的原因,还包括员工劳动时间、劳动强度和厂方的人文关怀。”

“员工停工一般是行业性的,比如这个行业的员工认为薪酬待遇低于其他行业,与自己的付出不相符,那么工会就会与企业谈判,谈判不成就会联合起来停工,要求提高行业整体收入水平,”耿俊华说。

那么,中国汽车制造产业工人薪酬处于一个怎么样的水平呢?根据彭博社报道,在本田武汉工厂一线工人每月平均薪水在4000元人民币(约合586美元),相比之下,本田本土员工的薪水每月在357324日元(约合3800美元)。

耿俊华表示,汽车制造行业薪水整体处于一个中上水平。以上海为例,一线员工的薪酬每月应该在2000元到5000元,因岗位不同和工作年限不同另有差异,最高的月收入可达8000元以上。

耿俊华介绍说,一般公司薪酬机制要分为内部竞争和外部竞争,内部竞争主要是看工作数量和劳动强度,多劳动的人应该多得,外部竞争主要是指相比同行是否具有市场竞争力,这是留住员工的主要因素。

耿俊华还认为,对于企业人员大幅度流失的企业,企业应该尽量贴合市场,改变公司薪酬机制。工会应该了解整体行业薪酬水平,协助企业与员工的薪酬协商。

就医挂号怎么取消

名医汇

挂号服务平台收取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