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服装网伦敦品牌Sibling宣布停业 小众独立时装品牌路难走

发布时间:2019-08-16 21:35:48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导语:

在追捧流行的商业社会,人们太容易见证万国来贺的盛况,也太容易目睹人走茶凉的悲伤,而这之间的间隔总也不会太长,品牌们浮浮沉沉,能像Gucci一样挽回顾客的总是少数。何况,大多数年轻品牌并没有它那般殷实的家底--这不,创立于2008年伦敦的Sibling近日成为了新一个宣告停业的独立品牌,且该决定将无限期延长。

在追捧流行的商业社会,人们太容易见证万国来贺的盛况,也太容易目睹人走茶凉的悲伤,而这之间的间隔总也不会太长,品牌们浮浮沉沉,能像Gucci一样挽回顾客的总是少数。何况,大多数年轻品牌并没有它那般殷实的家底——这不,创立于2008年伦敦的Sibling近日成为了新一个宣告停业的独立品牌,且该决定将无限期延长。

最后一次见到Sibling,是在今年1月的伦敦男装周,该品牌合并了男女装线的发布,整个系列的完整度还是不错的,戴着蝴蝶结的女孩和顶着贝雷帽的男孩将看客们带到了西印度群岛,在保留了品牌基因里的野性时,多了一点规矩感。但是在这之前,Sibling已经连续两三季用露肉来吸引观众了——这甚至让人们忘记,这个品牌是靠针织品起家的。

2015年,Sibling三位创始设计师之一的Joe Bates因癌症而去世,享年47岁。他的离世,为这个本来也年轻的品牌带来了重创,但也让外界为其水准发挥不稳定找到了一个临时的理由。

但2年后,Sibling还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宣布停业,品牌发言人在3月9日的下午说道:”Sibling现在中断业务,工作室的生意资源进入清算阶段。Cozette和Sid(剩下的两位创始设计师Sid Bryan和Cozette McCreery)很感谢这些年在品牌中工作以及支持者Sibling的每个人。”

其实真正压垮Sibling的是生意本身。这个曾进入过Selfridges、Dover Street Market等知名零售商的品牌在英国脱欧后曾对《女装日报》表达过对零售环境的担忧:来自批发商的订单量不稳、汇率又一直波动……McCreery曾认为这影响了品牌的定价策略。脱欧后,他们曾预计会提高单价,但又明白,无故提价常是对消费者的驱赶。

困境中的小品牌很难扛得住环境不好的情势,它们风雨飘摇又踯躅不定,但可惜的是,Sibling的设计能力更没有帮它拖延太久,想必在1月份男装周结束后,Sibling的业绩和订单实在难以撑住局面了。

类似的故事常发生在同类型的独立品牌中间。2015年,同样是英国的小众品牌Meadham Kirchhoff也宣布停业,它同样拥有一个两人的设计师组合,为Edward Meadham和Ben Kirchhoff创立。在和i-D的采访中,设计师之一的Edward Meadham语气消沉,“Meadham Kirchhoff死了。它不是被时装行业杀死的,是自杀。我们陷在债务的泥潭里,已不可能跟上任何事。”之后,Meadham Kirchhoff关闭了工作室,这长达10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幸运的是,在Meadham Kirchhoff结业后不久,Edward Meadham又携新品牌Blue Roses重出江湖。只不过,这个品牌已经完全不见当年Meadham Kirchhoff的影子了。

同一年,美国独立品牌Band of Outsiders辞退了大量员工,并取消了秋冬的订货。最后比利时时装项目基金会CLCC S.A揭露了背后的原因,它们称曾向Band of Outsiders提供过一笔250万美金的贷款,不过品牌方未能履行借贷方义务,最终导致CLCC S.A用拍卖的方式出售品牌。虽然最后出售并未成功,但Band of Outsiders在资本斗争中精力大损。2016年12月,它带着新Logo、新团队和新东家重新出现在2017春夏纽约时装周上,但失去了创始人Scott Sternberg的品牌已经面目全非,据《女装日报》报道,该系列压根不会投产,并且取消了零售商的批发订单,火速替换了板凳还没坐稳的新创意团队。

这些品牌有的彻底死了,有的会经历复活,但这一来一往的折损是巨大的。Kirchhoff就说过,“这个行业的模式令所有东西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昂贵,然后有一天,资助总会耗尽,最后将必须依靠自己。”

但也许,最令人唏嘘的不是一个品牌的消亡,而是赋予在创始人身上的期待不复存在。Edward Meadham和Ben Kirchhoff的组合曾被看好是可能能继承Alexander McQueen的新星,但关闭工作室后,Edward Meadham则说“我和Ben不会再在一起工作了。”

而《纽约时报》在报道Band of Outsiders时用了“快速升起,快速坠落”的标题,似乎暗示的正是独立品牌的命运。究其根本原因,不过是小众品牌很难在“独立”和“商业”之间寻找到合适的平衡点,为了追求更好的商业基础,投靠集团或私募的结局可能是被左右,丧失掉“独立性”,而若想坚守,小品牌又很难在定价和订单上取得规模效应的优势,一旦消费者厌倦或零售环境变化,它们很难负担得起转型成本。

Band of Outsiders的创始人Scott Sternberg曾在Fashionista举办的研讨会“如何在时尚界成功”上说。“在充斥众多品牌的世界里,除非你真的确定你有原创眼光,而且你有资源能在身站台上执行发表,同时你还可以和Balenciaga和Louis Vuitton竞争,否则你不应该那么做(经营独立品牌),真的太多太多的工作了。”

?来源:界面

??????

编辑:chenxu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mailtg@nz86.com

广州女装尾货批发货源

女装品牌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