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只做最高端不能妥协【通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39:50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在游戏玩家群体中,那些死忠将雷蛇的三头蛇Logo纹在身上,他们把它推崇为游戏界的苹果公司。

本刊记者|周昶帆 摄影|方舟

《财经天下》周刊 = EW

陈民亮 = CML

EW:来中国之前,新加坡总统接见了你,你们聊了什么?

CML:他对雷蛇很感兴趣,因为我是新加坡出生,新加坡不像美国,创业者比较少,所以他想了解一下怎么去培养更多的新加坡创业者。

那天请了十个人,九个人都穿西装领带,请的人说穿你们工作时的衣服。我每天工作是T恤、牛仔裤,无所谓,我就去了。可是我去的时候有点惊讶,大家都穿西装、打领带。所以总统问我新加坡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说你看现在九个人,他们都是太守规矩。如果你创业,你要当自己,你不可以去为了其他人的诱惑去听从人家,我觉得你要对自己真实。你要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设计。我早期离开新加坡去北美,当时很多人都不了解我们在做软件硬件合体的这个概念,直到现在,我们做好了,他们了解我们在做什么。当时就比较难,新加坡不像中国、北美,没有很多创投。

EW:现在智能硬件、可穿戴设备等在大陆还是很受关注的,这对雷蛇是个机会吗?

CML:非常关注,我觉得不只是在大陆,而是在全球。以前大家都只说软件,渐渐的很多人都发觉,软件也需要很好的硬件,这是很大的一个新趋势。

最好玩的是,我们从开始到现在,焦点都是放在一个软、硬件结合的平台方式。我们早期在讲的时候,大家都不了解我们在说什么。做个非常好的软件公司和做个非常好的硬件公司都是非常困难的事,雷蛇是做一个软件硬件公司,混合在一起,那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所以我们早期一直在跟投资者说,他们都不怎么了解。对我们来说,这个不是说一个很大的机会来到,而是市场渐渐地认定我们在八年里所做的一切。

EW:参照在中国火热的小米,它的思路也是软硬件一体化,手机便宜,通过软件层面盈利。雷蛇的模式与小米有什么不同?

CML:小米的模式跟我们恰恰相反。小米能找到很多用户,他们都会比较注重硬件价格,我们是找最高端的用户,我宁愿找比较少一点的人,也要最好的最高端的用户,给他们更好的一个软件体验,以后我们可能会在软件上有获得利润的方法,可是我们也不止如此,因为我们在硬件上利润一直在,我们的策略可能会比较像苹果。

EW:你们的用户有什么不同?

CML:我觉得小米他们做得很好,可是我们的用户不一样,我们用户是以高端用户为主,就是需求最高的用户,他对价格没有那么讲究,他想找最好的品牌,要求是最好的体验。一个好的例子就是我们的灵刃笔记本电脑,我们会把最高端、最好的屏幕和CPU等都放在这个产品里面,问题是价格会很高。

所以即使我们把这个电脑卖到可能没有利润的时候,价格也会太高。小米的做法是会把价格拉低给大众。我们不想冲量,我们宁愿用户就是游戏家,我们的焦点也都是在游戏家方面。在笔记本方面,可能现在是世界上最贵,我们比苹果还贵。

EW:游戏家这个群体,本身就比大众群体更加对产品挑剔,需要高端产品?

CML:一方面是他们比较挑剔,另外一方面是我们跟其他公司不一样。大部分公司会以一个品类为主,他们只做鼠标,或是只做键盘和耳机等,他们可能已经拿到最高端市场了,也要向低端去冲量。我们不一样,我们做最好的鼠标、最好的耳机、最好的键盘。我不要冲下去,而我们会找新的项目为这个群体服务,比如我会去做笔记本,我们不会做低端产品。

我觉得最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不是一个游戏公司,我们是游戏家的公司,游戏家对我们来说,手机也会用啊,可穿戴也会用,我们是一个为游戏家设计产品的公司,我们自己不会研发游戏。但如果有可能,游戏家有兴趣的产品我们都会设计。我们也有平板,有笔记本,我们云端已经算是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最快增长的云端,已经有几百万个用户每天上线,所以,也很难说是游戏外设的公司,我们就是游戏家公司。

EW:你们怎么去了解这个用户群体?

CML:我们在互联网上的渠道有微信、微博、Facebook、Twitter,这些都跟用户之间互动。我们通过自己的云端也会非常深入了解他们目前玩什么游戏,什么游戏最火。我们跟其他公司不一样,我们用数据帮助设计更好的产品,在大数据方面,我们就可以看,如果用户在打怪兽,哪个打中,哪个没打中,他们为什么没打中,就可以用大数据帮我们优化,做更好的产品。赞助比赛也算一种方式。我们赞助战队的时候也是用我们的产品,在品牌方面有做营销的需要,可最重要的是,我们新产品也会给我们战队让他们先去体验,先去给我们反馈。

EW:在做灵刃游戏笔记本电脑的时候,雷蛇花费了38万美元将通用的USB接口颜色调为绿色,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成本?

CML:通常USB3.0的接口颜色是蓝色,所以当时供应商都说一定要蓝色,因为大家都是用蓝色,可是我们就查到,在USB3.0的标准中根本不是说一定要是蓝色,早期做模具觉得是蓝色,所以大家都做蓝色。如果我们做自己的模具,我们就得花费很多成本。

这是雷蛇的一个作风,我们追求完美,对我们来说,每一丝毫的细节都非常非常重要,我们找了很多方式,比如把贴纸放在上面等等,换来换去。

在调色、工程、符合标准三个方面都要花成本。我们验收产品的时候,是要有一个我们自己的设计师,飞过去批,不只是在生产的时候批,而是我们自己的设计师有预算,过几个月,他们自己到每一个国家去采购,我们不要品质受到影响。

我看到一个台湾公司说可以五千块换那个颜色。我当时想自己写文章,说你的问题就是你以为你五千块可以换那个油漆,这就是山寨模仿最大的问题,他如果去做,可能他的品质会很差,他颜色又会错,因为是一整套模具,在设计上可能会造成电子工程方面的很多问题。对他来说只是换一个颜色,可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大的工程,要做好非常难。现在我们一出产品,好多人就开始山寨我们。可是就算很小的东西,他们说用同样的材料,我们用铝,他们也用铝,如果你用我们笔记本电脑的键盘,这整个东西都是很硬的一体化的一块,可是山寨公司你按的时候,键盘会凹下,这些事情是你用的时候才会知道差异。用户如果只要求便宜,他用的时候想我的跟你的一模一样,我的是铝,你的也是铝,所以你是白痴,因为你花三倍的钱,可是大部分用雷蛇产品的人都会说,没事,你用雷蛇的产品,你才知道区别在哪儿。

EW:雷蛇鲜明的元素是使用灯以及绿色等,在设计和品牌上对用户已经产生了一定的认知,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心得?

CML:我们第一款产品叫布斯朗悍蛇,学名叫非洲树蛇,非洲树蛇有非常鲜艳的绿色,就是雷蛇的这个绿色,所以我们就用了这个绿色。以前开始的时候,我们用Razer这几个字母,渐渐地我们换成Logo,就是人家一看Logo都知道是雷蛇,到了现在,我们问过游戏家,我们不放Logo的时候,就是黑跟绿,人家看到就说那个是雷蛇的产品。

起初的时候,你要以一个艺术的心态去看,就是以独家独特的风格,不是抄袭,抄袭是可以做得很快,可是长期就很难。你也要有一个很聚焦的方式,因为做品牌最重要最难的是,要从字母变成Logo,Logo变成一个感触,品牌是你一看到标志心里的一种感觉,你觉得是一个很酷的感觉,而且你觉得是一个很兴奋的感觉。很难达到的一个阶段。

EW:长期来看怎样做品牌?

CML:以打造品牌作为焦点,这个要真实,而不是口头说说。如果你问一百个公司产品不重要吗?99个会说非常重要,在这99个公司当中,你会为了一个颜色而花38万美元做一个USB吗?我敢肯定他们大部分都说不会,这就是不同之处。如果起初为了要省钱,不用这个绿,就妥协一下,用比较深色的绿,那以后就很难达到大家都看到的那个绿色,觉得这个是雷蛇的绿色。所以这不只是一个USB,而是每一张海报,每一个展台,每一件衣服都要打造雷蛇的标准。是长期坚持不妥协的一个结果。

有一次我们在北美有个非常大的展台,我们展示用的大Logo展板做好了,但是歪了两三度,普通人看不出,我一看到就说这个歪了,负责营销的就说应该看不出,我们明天就开展了。我让他们全部拆下,我宁愿亏很多钱,有个空的位置,我也不开。这在短期内非常贵,非常痛苦,大家都觉得我们做了那么多、花费那么多钱,为什么为了一个两三度的调整去重做。可是长期看来,他们第二、第三个展台,就不会再那样。所以我觉得短期会累,长期这个是个文化,你就不累了,新的人进来,他们也会知道,不会做得那种马马虎虎的样子。

EW:这已经是在打造一种文化?这是不是源自你个人性格,才这么严格要求?

CML:对,如果总统叫我去穿西装,我也不去。我觉得要有原则,大部分原则方面问题是在于钱的问题。我对钱没什么概念,我宁愿没钱也不要违背自己在设计上跟品牌上的原则。钱我觉得非常容易赚,我如果要现在去找一个工作,应该非常容易找,可是如果要做一个非常好的品牌,那个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根本不能妥协。

EW:怎么看待商业上的回报?

CML:我们会看商业上的回报,可是我们看商业上的回报是以我们怎么融到最多的资源,做更好的产品,而不是赚更多的利润。

EW:你的人生态度是什么啊?人生就是一场游戏?

CML:Life is short,就是生命很短暂,要做就做最好的。不会有犹豫,会一直做下去。

EW:你最开始刚到美国去创业时,可能有这种想法、这种信念,但它未经实践证实,可能还是会有一定的自我怀疑和迷茫,你觉得会有这个过程吗?

CML:我没有想得太多,我们只是坚持我们自己的理想。我常说如果我不做现在的工作,我会去当一个和尚,因为对我来说,很多都是很虚拟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分别,有钱没钱也是无所谓。现在,明天公司不见了也无所谓。还是有理想吧,我可能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吧。

EW:对金钱没概念,作为一个独创者,你不觉得是一个很孤独的人,你往前走的时候,只有后面有人跟着你,但你自己周围没有同伴给你指引,全是靠自己,这种心理状态,有的时候会慌?

CML:不会。我现在就是一直看着前面,没有时间顾虑太多。为什么我们要利润高?对我来说不是利润高,我会有更多资源,去聘请更好的人,去投更多的资金。为什么我们要管理好?不是因为我们要做一个很专业的公司,而是管理好,是可以有更好的一个平台,更好的资源。为什么我们要做那么多事情,很多都不是一个传统商人要做的,传统商人只看钱一个字。对我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资源,重要的是投入资源到产品上,如果不能帮我们做更好的产品,那个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

EW:你们在融资方面怎么考虑?

CML:现在我们有很多投资者,我们不缺融资,我觉得我们只是要找对的人、对的投资者。我觉得现在投我们的都很开心,如果你开始的时候一直想回报就很难,如果你一开始就想怎么去改变世界,去解决生命上最大的问题,那这些公司可能是最优秀的。

现在我们的董事和我们的投资者都跟我们的文化非常一致,我们很幸运。他们在外面看到我们是怎么研发、怎么设计,他们也说,我们不想你们改变你们现在所做的。他们知道,我们做得非常好,他们宁愿不去干扰。因为他们也是担心会搞乱我们成功的这个秘诀。所以我觉得想投我们的就是想投我们的文化。

EW:雷蛇灵刃游戏笔记本与戴尔和惠普这样的大厂所做出来的游戏笔记本,你觉得不同是什么?

CML:我觉得苹果做得好,戴尔与惠普他们是为了赚钱,我自己不会用他们的产品,我会用苹果的产品,我不会用一个戴尔的产品。

图释:

1、陈民亮本身就是一个游戏家,他热爱玩游戏。

2、雷蛇办公室一角,像游戏网吧一样。

(责任编辑:HN025)

危害关节健康的5大隐形杀手

学习是终身的

人老骨先衰转给爸妈让他们的骨骼强健起来0

周润发表示死后将捐出99财产已与太太达成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