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命传递友谊新生

发布时间:2020-07-13 21:39:33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麦乐蒂

24年来,我整个生活的中心都在独生女儿吉尔身上。我和她爸爸早年离异,只有我和吉尔相依为命。

吉尔为人热情慷慨,而她选择的职业小学教师,也很适合她。那年秋天,她刚刚踏上工作岗位。一年以后,同样是9月,我却只能从照片中看见女儿那足以点亮整个房间的灿烂笑容了。

吉尔死于一场车祸,除了肝脏,她的其他器官都被严重损坏,而肝脏被捐献给科罗拉多州一位58岁的妇女。

现在早已过了禁止联系受捐人的时间,我可以通过负责吉尔肝脏移植的联系机构捐献者联盟宋寄信给受捐人。可这封信该怎么写,该如何把女儿24年的生命浓缩在短短几段文字中呢?

最终,我还是拿起了笔。来信谨代表我的女儿捐献者吉尔向您问候,希望您在接受移植手术后顺利康复。吉尔领取驾照时,就在驾照背面的捐献同意书十:签了字。这就是她的性格我向受捐人讲述了一些吉尔的情况。在信的结尾,我写道:希望您愿意和我联系。接着,我把吉尔的照片装进一个单独的小信封里,和信一起投进邮筒。

卡罗尔

捐献者母亲的来信让我一直不能释怀。我知道自己应该回信,每隔一段日子我都尝试着回信,但正如我没有勇气打开那个小信封看看吉尔的照片一样,我找不到任何文字来描述我内心的感受。

第一次提笔,我的开场白很简单:很感谢您的来信,谢谢您与我分享吉尔留下的幸福回忆。我知道,她对您而言就是整个世界,因为我自己也有一个27岁的女儿。

我停下来,无法写下去。如果出事的是我的女儿,会怎么样?我可能早已悲痛欲绝。而这位母亲,面对如此巨大的灾难,仍然有勇气将一份令人难以置信的礼物送给一个陌生人。在境界时刻出现的。在一次每周朋的检查时,我的医生说,他今后不会再为我诊疗了。5年的器官等待以及两次移植失败后,他已经无能为力。我只好回家等死。而就在这时,有人打电话告诉我,我将接受移植吉尔的肝脏。

这一次,我仍然写不下去。这一切太不公平,我在58岁的时候竟然得到了第二次生命,而她的女儿年仅24岁就死了。

第三次提笔,我想告诉她这次器官移植对我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真正经历人生,一个鲜活的、充满生机的人生,为此我万分感激。可是我怎么能说这些呢?这正是她所失去的。

我坐在书桌前,拉开存放吉尔母亲来信的抽屉。信的旁边就是吉尔的照片,而我却没有勇气看。器官移植手术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我又怎么能现在才回信呢?她会怎样看我呢?上帝呀,请赦免我!你知道我非常感谢她们,请帮助我,让我有一天找到向吉尔和她母亲表达敬意的方法!

麦乐蒂

那封信寄出已经9个月了,一直没有回信。刚开始我很担心,甚至给捐献者联盟打了电话,我担心她旧病复发或者已经去世了。然而,工作人员向我保证,她现在情况很好。刁:是,我很生气。难道写封回信很困难吗?这个女人怎么如此无情无义!

我每天还是一回到家就先查看信箱,事到如今,我更多的是认命,而不是愤怒。或许,我收不到来信是事出有因;或许上帝要向我表明,吉尔去世与受捐者继续活着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

一天晚上,我把当天的邮件扔到桌子上。和往常一样,不过是些账单和广告。但一张传单吸引了我的注意2004年器官捐献5公里短跑赛向器官捐献者和受捐者致敬!为什么不参加呢?

短跑赛那天是一个晴朗的夏日,我和两个朋友一起沿着丹佛市南部的华盛顿公园路线行进。有好几百人参加了短跑赛,有人跑步,有人步行。所有这些人,或多或少,与我的经历相似。或许因为这种认同感,自从吉尔去世后,我第一次笑了。我留意到许多人身穿印有捐献者照片的T恤衫,组队参加了短跑赛。明年我也这么干,我暗想,动员更多的朋友来参加,把吉尔的照片印在我们的T恤衫上。

卡罗尔

2007年,我看到了器官捐献短跑赛的传单,想起吉尔和她的母亲,想到正是因为她们给我的礼物,我才能与女儿共度幸福时光。器官移植手术真的已经过去4年了吗?

我决定和女儿一起去参加短跑赛。传单上,有些人穿着印有捐献者照片的T恤衫,我知道自己也有一张这样的照片。

我走进书房,打开抽屉,取出那个信封,轻轻地抽出吉尔的照片。第一次,我看到了她。吉尔很可爱,有着灿烂的笑容,让我想起影星茱莉亚?罗伯茨。我拿着照片,手止不住地颤抖。或许这一次,我找到了表达感激的方法。

短跑赛那天风和日丽,赛道上足有上千人。我无法相信,这么多生命与器官捐献有关。

我们接近终点时已经汗流满面了。整个赛程我都在步行,这对于一个几年前甚至无法站立的人来说,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在距离终点最后100米的地方,我看到有一位身穿蓝色T恤衫的妇女一直盯着我和女儿。最后,她走过来问:你的背后怎么会有吉尔的照片?你是麦尔的朋友吗?

我有些吃惊,回答说:我不认识麦尔。但是吉尔把她的肝脏捐献给了我,延长了我的生命。

她的眼睛瞪得很大。你是你肯定想见见吉尔的妈妈吧?她喊道,我知道她在哪里。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向终点的方向冲了过去。

麦尔,这一定是吉尔的母亲麦乐蒂的昵称。我赶紧跟着蓝衣女人过去。越过终点线,那里聚集着许多人,都穿着纪念吉尔的蓝色T恤衫,他们都在鼓掌。许多人伸出臂膀拥抱我,以至司:我一时认刁;出谁是麦乐蒂。而当我认出她时,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我是卡罗尔。然后,我们眼含热泪地拥抱彼此。

麦乐蒂

终子:我能退后一步,好好看看卡罗尔的眼睛了。然后,我问了一个几年来一直纠结在心中的问题:你为什么没有回信?

我觉得卡罗尔又要哭起来了。她说:你有没有过收到一件异常珍贵的礼物,以至于你不知道该怎么说谢谢这样的经历?到几天前,我才终于鼓起勇气打开吉尔的照片。她说着,再一次紧紧拥抱我,我很高兴有机会当面感谢你。

我终于明白了,卡罗尔根本不是无情无义,她实在是至情至义。我想,上帝一直在耐心等待合适的时机,让我们俩相识。我们在终点线相识的那一时刻,正是一段伟大友谊的开端,如同吉尔的去世带给卡罗尔的新生一样。

合肥制作职业装

通化工服设计

吕梁职业装定做

嘉峪关西服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