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江拆迁致富不是真富

发布时间:2020-03-03 11:39:41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他揣着拆迁款豪赌装富

他想法子使拆迁款钱生钱

还有他们为了拆迁款对簿公堂

拆迁致富不是真富

拆迁安置房楼下停满了各种轿车。

安置小区中的居民正在打牌。(记者汪良红/文 刘家/摄)

郊区变成了城区,农民变为了市民,拆迁改变了他们的身份,甚至改变了命运。

在这飞来的横财面前,有的人不知所措,有的早已心有盘算。有的人则纸醉金迷。时间在这一群体衍生出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

高帅富坐上过山车

2008年底,永安乡爱国村首批拆迁户400余户人入住城西港区安置小区,之后一、二年里,大批拆迁户被安置于此,目前入住人口已过万。

在没有田地过后,许多农民为了维持生计,做起了小生意。棋牌室、杂货铺、小吃、饭馆在小区里应有尽有,俨然一副小集市的模样。

小刘的店铺位于小区的大门口,因为生意不景气,夫妻俩坐在店里看电视。

2008年,小刘一家是第一批入住小区的。拆迁过后,家里不仅得到了几套房子,还有二十万元左右的补偿款。相比以前每年万元的收入,这笔钱财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一笔巨款,但小刘却在巨款面前很淡定,二十万我们一家人能分多少?每个人两万元不到,而且田地都没有了。

回忆起住进小区的前两年,小刘说,由于农民们都没有工作,所以造成赌博现象一度泛滥,许多不务正业的人输光钱后,只好每天在小区里闲逛,而更有一些人,为了装高帅富不惜花大笔钱购买私家车。相比一些已经挥霍一空的农民来说,小刘算是一个比较精明的人,这笔钱花完了,风光了,以后靠什么来生活!

张建强与小刘一样也是一名拆迁户,2008年入住陶洼小区后,他租了一套房子开起了棋牌室,刚开始是门庭若市,而如今却也是门可罗雀。现在生意不好做,小区里有七八家棋牌室,生意相比搬进来的时候,简直就是一落千丈。

刚搬进来时,大家手上都有钱(拆迁补偿款),现在输完了,肯定就没多少人玩了!张建强说,因为赢了钱的人还想赢,赌输的想翻盘。最终,大多以输局出场。

在拆迁款面前,孙子婆婆对簿公堂

金钱能麻木人的思想,也能转变人的观念。当我们同时面对亲情与金钱,你会选择什么?有些人会选择亲情,因为他们知道亲情是无价的;也有些人会选择金钱,因为他们确信金钱是万能的。

2012年2月下旬,浔阳区法院受理了一起返还财产纠纷案件,而原告与被告竟是婆孙关系。

李婆婆今年七十多岁,上个世纪70年代,她与老伴在八里湖附近修建了一栋一百多平米的房子。2010年由于城市拆迁,拆迁办找到其孙子胡某协商拆迁补偿一事,经过多次协商,双方谈妥价格为24万余元,并签订协议书。

然而,对于整件事,李婆婆却一无所知。时过两年,事情终究还是败露,于是李婆婆在儿女的帮助下一纸诉状将孙子胡某告上了法庭,起诉的理由:胡某以自己的名义与拆迁方签订了房屋安置协议书。

这个房子子女们都有份,就涉及到分配问题。主持审理该案件的浔阳区法院民一庭的王法官说,考虑到亲属关系,而且补偿款还没到位,他还是建议家属进行调解。

王法官介绍,胡某签订的协议属于效率待定的,胡某无处理权,他多次跟胡某沟通,胡某也承认该房屋是婆婆与公公的。

如果真的要起诉上庭,结果可能没有你想得那么好。王法官的这席话使得胡某心生不安。

整个调解过程持续了近一个月,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协议,房屋产权归李婆婆所有。王法官说,房屋所有人是李婆婆,那么,补偿款也是由李婆婆领取,但如何分配就是他们家庭内部的事。

他靠拆迁款投资,挖得创业第一桶金

挥霍一空的例子在村民宋强身边也有发生,现在人活得潇洒,有钱就去买车、赌博、旅游。但他想得长远些,拆迁后肯定要做点事,不能坐吃山空。于是,他跟几个朋友一起投资,在虞家河经营了一家名叫蓝琪垂钓中心的休闲农庄。

宋强是庐山区蔡家湾人,以前卖过豆腐,做过推销员,当过零工,闲来无事时就相约几位好友一起垂钓。2010年下半年,蔡家湾面临拆迁,拿到补偿款后,宋强将补偿款全部投入其中,并找了两位朋友一起合伙创办了一家农庄,他的生活轨迹愈发显得充实而有意义。他从一个无稳定工作的村民摇身一变,成为拥有两百多亩地的休闲垂钓中心老板。

宋强的农庄是2011年开始经营的,投资近两百万元,农庄里包括住宿、餐饮、垂钓。

为何会萌发开办农庄的想法?宋强说,这也是因为自己的喜好,而且钱放在银行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自己做点投资。

刚开始时,他担心投入太大,会亏本,但如今,这种担忧已经彻底打消。上班日来玩的人比较少,但是双休日就非常多,整条路上都停满了车子,一般来玩的人都是提前预定。想起双休日数不尽的客人,宋强除了感觉辛苦,更多的是喜悦。

经营农庄已经快一年了,生意好时,每天的收入有一两万元,不好的话也有几千元。宋强说,做垂钓中心也是需要一个周期,前期都是投钱,效果要到两三年后才能看得见。

起步阶段不可能一下子就成功,得慢慢来。宋强说道,面对目前的状况,他还是信心十足。

谁来为他们补上理财课

现在村里会开车的年轻人几乎都买了轿车,妇女们买金首饰的现象也很普遍。一位村民介绍,对于世世代代靠田地来维持生活的村民来说,好不容易有钱了,都想潇洒一下。可是,当补偿款花完后,失地农民依靠什么生活?政府是否采取了相关措施来保障他们的生活?对此,晨报记者采访了一位从事拆迁工作十一年之久的拆迁人。

朱兵,赣浔拆迁有限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有不少拆迁户打电话跟他协商补偿款等事宜。

补偿款直接用于挥霍的,还是少见。朱兵告诉晨报记者,政府在这一块做得比较细,拆迁过程中,都会对所有的居民进行摸底,包括对一些不务正业的、吸毒犯罪的、特困户等。

朱兵说,前两年在莲花村就有一个特别好赌的人,很多人一听说他家要拆迁,就都来追债。为什么人家会放高利贷给他呢?很简单,他家里马上就要拆迁了,有钱了。但最后,政府还是以还房的形式进行了补偿。

肯定是不能给他们货币的,到时候钱没了,吃住都成问题,政府最起码要保证他有一套房子。朱兵介绍,政府在拆迁补偿时有两种补偿办法,一种是货币补偿,一种是产权交换。但在九江拿货币补偿的人很少。

因为他拿这个钱根本就买不到等质房子。朱兵说,不管是什么年代的房子,政府都是按1:1的比例进行补偿,但是拿货币补偿的人就认为,现在楼盘的价格都是四五千一平米,补偿的钱根本买不到同等面积的一套房子,所以导致拆迁难。

同为失地农民,有的得到补偿款后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有些则因挥霍无度,变得一贫如洗,还有一部分人则通过自给自足过上了安稳的生活。同样是拆迁户却过着不一样的生活。现实中,如何帮助失地农民理财,教会他们理财,应该是城市化进程中面临的新问题。

腿部塑形美容价格

瘦脸美容价格

幻眼美容门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