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贝佐斯为何收购华盛顿邮报重构媒体业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3:00:08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硅谷网8月7日讯 据腾讯科技(信海光)亚马逊CEOJeffBezos以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公司的传统出版业务,其中包括《华盛顿邮报》报纸。这笔交易看起来不大,甚至只是百度收购91助手的八分之一多一点,但反响却似乎要大得多。

这不但是因为贝索斯是全世界最大电商公司的老板,《华盛顿邮报》是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还因为这笔交易极具象征意义,成为互联网公司边界继续扩张,传统媒体江河日下,纸质报纸趋向灭亡的又一标志物,有人赞叹,有人唏嘘。

对于这笔交易,收购者和出售者都说了很多套话,比如华顿顿邮报董事长兼CEODonaldGraham照例称贝佐斯“是极佳新主人”,贝索斯称格雷厄姆家族是诚心诚意、坚持原则的价值守护者等......但双方并没有直接解释一些大家更关心的问题,比如格雷厄姆家族为什么一定要把有135年历史的、声誉隆重的《华盛顿邮报》出售?贝索斯为什么要买《华盛顿邮报》?买《华盛顿邮报》的为什么是贝索斯?

巴菲特间接持有《华盛顿邮报》几乎23%的股份,是其最大股东之一,而且近两年巴菲特也热衷于纸媒收购,先后入手60多家报纸,为什么不是他把这颗纸媒皇冠上的明珠摘到手?这其中或许有另外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由于完成这笔交易的是贝索斯个人,而不是亚马逊公司,而贝索斯在事后又声称尊重《华盛顿邮报》的使命和价值观,不干涉其日常运营。这使得很多人认为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只是出于他的个人趣味,2.5亿美元的收购价,对于拥有280亿美元净资产的贝索斯来说,就像买个宠物那么简单,但却可以更好的满足亿万富翁的虚荣心;有的人则认为贝索斯此举有政治目的,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公共事务上的影响力,是属于另一类的有了钱就想当红顶商人、政协委员。

但问题是,数字巨头收购媒体巨头,这样的交易怎么会没有重大商业目的?那就太小看贝索斯了。再思及这次交易做得是如此隐秘,使人不得不怀疑贝索斯的言论都是在放烟幕弹,是在有意的减小市场反应。或许,用不了多久,贝索斯就会从头到脚重构《华盛顿邮报》。

原因很简单,《华盛顿邮报》拥有的新闻原创业务,正是贝索斯拥有的数字出版业务所需要的,作为产业链的上下游,两个业务存在重要互补,而且事实也表明,贝索斯对新闻内容销售正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欲望。

除了“一键下单”,贝索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是通过销售kindle阅读器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并宣告了电子出版时代的来临,现在贝索斯拥有数以千万计的阅读终端用户,拥有自己的支付渠道,他最渴望的就是原创内容。

亚马逊通过kindle销售图书,但它同时还有一个KindleSingles模式,致力于销售精短内容。就在最近,贝索斯通过KindleSingles表现出对新闻原创的巨大的野心。7月30日,奥巴马视察了亚马逊物流中心,抓住这个机会,亚马逊对奥巴马做了一个独家高端访谈,谈及很多政治话题,然后,贝索斯把访谈内容拿到KindleSingles去卖,而在此之前,亚马逊还访谈了以色列总理西佩雷斯,在KindleSingles上售价0.99美元一篇。

我不知道是否正是因为看到奥巴马访谈的良好效果,才促使贝索斯“瞬间”收购邮报。但很显然,通过kindle出售独家新闻内容,不但可以赚取出版收入,还能带动kindle的销售与市场占有率,未来的亚马逊,将非常需要独家原创内容。

现在,贝索斯有硬件终端,有忠实用户,有销售渠道和支付渠道,有了初步的新闻内容销售数字化的盈利模式,它缺的就是有价值的原创内容,收购《华盛顿邮报》,为什么不呢?甚至,在未来,贝索斯还可能会收购更多的报纸。如果贝索斯能够通过亚马逊的力量建立网民为新闻付费阅读的习惯,贝索斯将成为美国媒体界最有权势的人,没有之一。

最后,就看起来正日暮穷途的传统媒体出版业说两句。

由于互联网的兴起,报纸这类传统媒体的彻底变革甚至“灭亡”已基本成为定局,几年前我以为杂志界或许情况会不一样,但IPAD的发明、智能手机的崛起使杂志也陷入困境。

传统媒体要自寻出路,但数字巨头们绝不应袖手旁观,尤其是那些在本质上还是依靠“内容”吃饭的数字巨头。

报纸的英文单词“newspaper”中,最核心的部分并非“paper”(纸),而是“news”(新闻)。”但news又不能仅指新闻内容,它更多的指向新闻内容的组织生产,是一种新闻生产力和新闻生产组织。有人或许对报纸的消亡无所谓,认为paper死了,而news永生,但实际上,一旦报纸整个行业式微,它的从业人员、职业操守、声誉、生产传统都星散。

从业人员一旦散了,成为所谓的自媒体人,散部于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媒体巨头们想再把他们集合起来就很困难;而一旦新闻界的传统散了,再想凝聚就几乎不可能,因为这是一个数百年才建立起来的行当。顾炎武《日知录》里说,“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随着技术的发展,报纸这个新闻载体死了,只不过是亡国而已,但如果新闻界的传统从此断绝,那就无异于亡天下了。

异姓改号不可怕,但媒体传统不能绝。从这个角度讲,数字巨头在传统媒体未曾星散之前,介入的越早,介入的越深入,越好。因为随着传统媒体的式微,老的媒体势力,实际上已经担不起捍卫媒体传统与道统的责任。

贝索斯在收购《华盛顿邮报》后写了一封给《华盛顿邮报》的全体员工们的公开信,不知道有多少人仔细读过,他有段话表达含糊,却是如此一针见血。贝索斯说,格雷厄姆家族作为《华盛顿邮报》的拥有者,展现出两种勇气。第一种是努力挖掘新闻资源的勇气。第二种就是不计成本揭露真相的勇气。前一种勇气使真正有操守的人,以及他们的声誉、生计和家人,都处于吉凶难卜的境地,而后一种勇气需要经济实力的支撑......在表面上,《华盛顿邮报》或许继续运营下去没什么大问题,但格雷厄姆家族是否还有维持两种勇气的实力与底气呢?所以,还是让我来“做好牺牲的准备”吧。

在中国,数字巨头们甚少涉足媒体业,不是他们没有经济实力--这不需要几个钱,而是他们没有为新闻理想做出牺牲的实力与底气啊。

从这个角度说,中国传统新闻业的传统和道路,其前景比美国人更堪忧。

另外,传统媒体可以“轻”化,可以向互联网上转型,甚至记者也可以向互联网上转型,但传统媒体产业链上大量的从业人员却没那么容易“上网”。前天我发了一个微博,讲述地铁里发生的令人震动的一幕,引起很多网友转发:地铁里,一老者怀抱大叠晚报叫卖,很长时间都无人买,老者居然失态痛哭,大喊现在报纸太难卖生活日艰,有乘客看不过去,买了报纸,老人感动的鞠躬下跪……这一幕一景,不知是报业的尴尬,还是生活的尴尬。

传统媒体业发展几十年来,上下游有大量群体依附其上,比如卖报的,书报亭的,印刷工人等等,这些人未来,想起来也令人伤怀啊。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微信公众账号信海光微天下)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版》,通过收购《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Post),亚马逊公司(Amazon.comInc.AMZN-0.08%)首席执行长贝索斯(JeffBezos)似乎是想实现长久以来的一个梦想,那就是在新闻业留下自己的印记。

但对于这位以创造了一家最具创新性和破坏性的互联网公司著称的亿万富翁来说,问题是他想成为哪种媒体所有人:是赫斯特(WilliamRandolphHearst)还是巴菲特(WarrenBuffett)?

现年49岁的贝索斯于2007年推出了电子阅读器Kindle,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读书方式,并引发了一场向数字出版的转变。

不久后他将注意力转向新闻业。2009年他推出了一款尺寸更大的电子阅读器,这款产品的设计旨在提供一个订阅报纸的新方式。尽管这款产品推出时有纽约时报公司(NewYorkTimesCo.)董事长苏兹贝格(ArthurSulzberger)助阵,但却从未流行起来。

然而贝索斯对新闻业一直抱有兴趣。2011年,他推出了KindleSingles,记者可以使用这个服务以每篇不到2美元的价格出售长篇作品。今年他还投资了新闻网站BusinessInsider。

接近贝索斯的人说,他每天都使用Kindle阅读新闻,而且还是一个书虫,他会在与高管举行的会议中讨论领导方面的书。据《时尚》(Vogue)杂志对他的小说家妻子麦肯齐•贝索斯(MacKenzieBezos)的情况介绍,贝索斯有时也会担当书籍编辑,在妻子的手稿上给她一些详细的注释。

一位亚马逊发言人不予置评,并表示,贝索斯无法接受采访。

亚马逊前高管里舍(DavidRisher)说,这宗报纸收购交易是贝索斯热衷的一些事情的交集,他对于阅读非常有热情。里舍目前经营一家非营利阅读组织,贝索斯曾以个人名义向该组织提供捐助。

尽管贝索斯对华盛顿邮报公司(WashingtonPostCo.)说,他不会参与该报的日常运营,但曾经在亚马逊工作过的人说,他在亚马逊几乎所有的重要项目上都留下了印记。他们说,重要人事和战略变化通常都需要他个人核签。

在亚马逊,贝索斯逐渐渗透了一种极为重视客户服务和低成本的文化。亚马逊高管乘飞机出行时都坐经济舱,西雅图总部的一些办公桌是用门板改造的,以此提醒员工节俭。

贝索斯从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University)毕业后,曾在纽约从事金融服务业,但1994年他辞去工作,搬到西雅图地区,在自己的车库中创办了亚马逊。该公司最开始时销售实体书、CD和DVD,但后来将业务拓展开来,成为沃尔玛(Wal-MartStoresInc.)的一个竞争对手,销售化妆品、家具和电子产品,包括它自己生产的Kindle电子阅读器和平板电脑。

亚马逊有很多年都不盈利,但在本世纪前10年,随着人们越来越能够接受网购的想法,该公司迅速发展起来。贝索斯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同时也是公司的宣传者,参加电视节目,在节目中用自己的微笑和开怀大笑赢得了观众的喜爱。

他也因有些古怪而出了名。与已故的苹果(Apple)创始人乔布斯(SteveJobs)一样,贝索斯几乎总是穿同样的行头:蓝色牛仔裤、浅蓝色衬衫和黑色短上衣。他曾对《君子杂志》(Esquire)说,他不愿早上起来想该穿什么衣服。

将他众多各异(有时令人费解)的投资统一起来的是对长远目标的专注。

贝索斯拥有一家宇宙飞船公司“蓝色起源”(BlueOrigin),该公司正在研究一种将宇航员运到国际空间站的方法。

他最怪异的项目位于得克萨斯州西部他名下一处地产上的深山里,在那里,一个团队正在利用他拿出的至少4,200万美元建造一座直径200英尺(约合61米)的钟。这座尚未完工的“万年钟”(The10,000YearClock)将为每年、每10年、每100年、每1,000年和每10,000年的周年纪念日奏响布谷鸟叫声一样的钟声。

贝索斯2011年接受采访时说,我做这个项目的原因是,它是长远思考和长期责任的一个象征。我们人类已经掌握了非常先进复杂的技术,从某种角度说,我们给自己带来了危险。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类越来越有必要对自己的未来持有一个更长远的看法。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盘点国外移动IM应用生存发展之道

下一篇:梅姐招募前谷歌高管埃尔南德斯负责Flickr 对“贝佐斯为何收购《华盛顿邮报》? 重构媒体业!”发布评论

医生在线解答

名医汇

就医挂号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