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彭小峰台前转幕后赛维以退为进

发布时间:2019-09-30 07:03:55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彭小峰台前转幕后 赛维以退为进

孟宪淦也认为,虽然彭小峰辞去了CEO的职务,但其占总股份44%的第一大股东身份并未改变,在董事会中依然是谁是大股东谁就有话语权,恒瑞仅占19.9%的股份,不大可能左右公司决策。

摘要:孟宪淦也认为,虽然彭小峰辞去了CEO的职务,但其占总股份44%的第一大股东身份并未改变,在董事会中依然是谁是大股东谁就有话语权,恒瑞仅占19.9%的股份,不大可能左右公司决策。关键字:孟宪淦,彭小峰,恒瑞,赛维LDK

“彭总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与尚德施正荣没有可比性,一个是主动,一个是被动。” 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维LDK)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记者强调。

11月5日晚间,赛维LDK发布公告称,原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佟兴雪代替彭小峰成为赛维新的首席执行官。彭小峰将继续担任赛维的董事会主席。而这距离10月19日恒瑞新能源入股赛维,仅过去了半个月。然而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彭小峰都将从台前转为幕后,国资背景的董事介入也意味着,债权人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的意志将更多地体现在赛维LDK接下来的运营管理中。

从台前到幕后

11月5日赛维LDK发布公告称,彭小峰辞去首席执行官(CEO)一职,这被外界看做是“步尚德施正荣的后尘”。在8月15日施正荣刚刚权柄下移给公司原首席财务官(CFO)金纬,与彭只任董事会主席、董事长类似,施正荣任执行董事长兼首席战略官。

同样是辞去CEO一职,但是这在赛维LDK内部人士眼中则有着诸多“不同”。尚德施正荣是在与无锡市政府因拯救条件而矛盾公开化的前提下被迫引退,而彭小峰与新余市政府的关系至今并未走到类似于尚德的破裂程度。

另外,类似尚德高层动荡的事件也未在赛维LDK内部发生。今年8月以来,尚德离去及已提出辞职的副总裁级高管已达7人之多。而赛维LDK除了执行董事和战略执行副总裁邵永刚离职外,并未有高管频频离职的消息传出。

另外,上述赛维LDK人士告诉记者,施正荣任命自2011年5月才加入尚德的原CFO金纬为CEO,而赛维LDK任命的CEO则是,加入赛维LDK5年且在太阳能行业工作15年的运营经验丰富的佟兴雪,当然会是比较“水到渠成”的抉择。

“彭小峰辞去CEO一职,与尚德施正荣类似,说明他开始从前台走向幕后了,原因或许是前台是各种矛盾的焦点,他想从前台转向幕后操控。”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分析道。

国资入驻董事会

然而,彭与施的辞职说辞也极为类似,都表示“将更多地关注公司战略方向以及发展合作伙伴建立密切关系”。耐人寻味的是,与传统制造业企业老板到高龄才不插手日常管理的普遍现象相比,作为公司创始人,年仅37岁的彭小峰与49岁的施正荣,双双辞去CEO职务的举动显然很反常。

让人颇为关注的是,与佟兴雪接替彭小峰的CEO职位同时发布的,是5位新董事进入董事会的消息。这5位新董事有3位来自于近日与赛维LDK签订股权购买协议的江西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瑞”),其他2位是独立董事。

[#page#]

据了解,公司董事会原来共5名成员,1名董事长、4名董事,去除前段时间刚离职的邵永刚董事,加上新董事则董事会成员将达9名。

不容忽视的是,在来自恒瑞的3名董事中,刘志斌、姚红江和刘学志则分别为恒瑞的董事长、总经理和副总经理,刘志斌同时还是占恒瑞40%股份的新余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学志同时是占恒瑞60%股份的北京恒基伟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副总裁。而恒瑞则是外界盛传的专门为入股赛维LDK而于今年9月份刚成立的公司。

显然,国资背景高管已经进入赛维LDK,至于会否调整管理团队以及左右公司决策,赛维LDK上述人士表示,公司不会发生改朝换代的变化,因为彭小峰依然是公司董事长,依然会对公司的战略发展做出决策,而恒瑞所派的3名董事仅是一个正常的股东行使权力的行为,根本不会左右公司的相关决策。

孟宪淦也认为,虽然彭小峰辞去了CEO的职务,但其占总股份44%的第一大股东身份并未改变,在董事会中依然是谁是大股东谁就有话语权,恒瑞仅占19.9%的股份,不大可能左右公司决策。

一位投行不愿具名的人士分析,也不排除彭以退为进,表面给足了当地政府面子,但其仍占多数股权,实质上公司的治理结构并没发生大的变化,他可以等待时机重新从幕后走到前台。但是不可否认,彭小峰辞职本身就是公司决策层的重大变化,彭的辞职很有可能是真的退了,这种退是以当地政府某些交换条件为前提的,这种退意味着各方势力相互妥协的结果。

300亿负债从哪儿筹?

赛维近来动作频频,先是带有地方政府影子的恒瑞注资入股,接着是与央企中材集团下属A股上市公司中材国际达成共同开拓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意向,随后国企航母平煤神马集团旗下平顶山易成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与其联合成立平顶山易成新能源有限公司。然而,这对于赛维300亿的负债来说仅是“杯水车薪”。

据新余市政部门统计公布,2011年新余市财政总收入达111.3亿元,而这其中除去上缴中央的30多个亿,可供支配的不过是80亿左右,在这里面拿出12个亿救赛维LDK,新余市委、市政府的压力就非常之大了,更何况还有300亿的负债。

外界盛传的央企兼并重组的消息还未“瓜熟蒂落”,传闻主角之一的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某人士就告诉记者,中节能二级子公司所做的光伏板块实际上是运营商性质,而赛维LDK则是设备制造,两者涉猎领域大有不同,至于是否兼并重组赛维LDK,其表示目前不便透露。

“现在来说兼并或重组的话,对于收购方风险比较大,一是债务的问题,如果买过来,300亿的债务也就带过来了,二是市场的问题,如果市场解决不了,恐怕兼并重组也治标不治本。所以恐怕有些企业会比较谨慎。”孟宪淦说。

[#page#]

在美国、欧盟“双反”之后,国家政策正在释放利好。10月2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能源政策(2012)》白皮书,提出,“到2015年,中国将建成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21GW(2100万千瓦)以上,其中光伏发电装机容量目标是20GW,太阳能集热面积达到4亿平方米”。

然而,据了解,中国去年光伏电池的产能大约是40GW,产量大约是21 GW, 仅去年的产量就相当于2015年总的装机容量目标,显然单凭国内市场完全消化库存和产能,不太可能。

赛维LDK在2009年就实现硅片出货量超过1GW,是世界上唯一年销售量超过1GW的光伏企业,让彭小峰想不到的是,曾经引以为傲的硅片产量,如今却变成了其走出困境的一道坎。在各项利好与困难交织之下,赛维LDK的命运变得更加不可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