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读国产动画电影发展现状在躁动中成长

发布时间:2019-09-29 02:08:55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解读国产动画电影发展现状在躁动中成长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开心闯龙年》票房1.63亿元,《赛尔号2:雷伊与迈尔斯》票房4000余万元,《麦兜当当伴我心》票房7000多万元……今年上半年,国产动画电影的成绩与去年普遍遇冷的情况截然不同。

而7月份,《“十二五”时期国家动漫产业发展规划》正式出台。该文件明确指出,继续鼓励动漫企业创作优秀原创作品。

市场反弹,政策利好,所有这些似乎预示着,度过了“行业元年”的国产动画电影,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有人给出了例证:6月28日暑期档开始至今,已有10余部国产动画电影先后上映,国产动画电影的入市频率之高,前所未有;此外,还有各地纷纷开业的动漫园区和一个接一个的动画项目。

“没有什么值得骄傲,这些恰恰说明国产电影面临的窘境。”在日前召开的中国电影科技论坛上,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的一席话,给狂热躁动的国产动画电影行业泼了一头冷水。

“国产动画电影在此间密集上映,并不是为了抱团突围,而是迫于好莱坞大片的‘搅局’。”孙立军说。原来,6月份已有《马达加斯加3》和《勇敢传说》两部好莱坞动画电影上映,而7月底上映的则是好莱坞动画大片《冰川世纪4》。

在两三部好莱坞大片的前后夹击下,十几部国产动画电影,竟没有一部敢正面迎敌,大多数挤在所谓的“国产电影保护月”里集中上映,“从国产动画电影片方的惧敌心理就可管窥整个行业的羸弱现状”。

急功近利带来浮云

一方面,好莱坞动画大片的竞争,观众信赖感的消退,让国产动画电影陷入了莫名的恐惧中;另一方面,政策利好让诸多游资不断涌进动画业,各路投资人都想急切地“分一杯羹”。所有这些导致了国产电影创作的急功近利。

对于这点,动画电影制片人袁梅有深刻感受。“现在有太多公司短时间就拍板一个项目,也有不少投资人要求制作方一年内完成一部作品,赶着上院线。”在袁梅看来,这根本不是制作一部质量过关的动画电影该有的流程。

在美国,一部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一般为4—5年,这其中一半时间会用于前期策划和剧本撰写,曾制作《玩具总动员》《赛车总动员》等多部动画大片的美国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甚至会将四分之三的时间花在故事的处理上。而在国内,一个剧本的磨合时间大概只有两三个月到半年。

“10年前开设动画专业的高校屈指可数,可时至今日,全国约有450所高校设有相关课程,在读动画专业大学生近五六十万。事实上,很多高校甚至连开设动画专业所需的师资和设备都没有就匆忙‘上马’。这样的教育方式,很难想象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动画人才。”从事动画教育多年的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教授路盛章则进一步指出学界的浮躁。

急功近利的结果就是“每年有上百部动画电影报批,真正进入市场的却很少,而能够给观众留下印象的更是寥寥无几”。“做出来的动画电影如果不好、不播、不映,就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对整个行业发展毫无益处。”路盛章说。

做好自己才是王道

在这样浮躁的环境下,动画电影人的心态变得更加重要。

“其实,所谓的技术、资金以及其他客观环境并不是造成国产动画困境的主因。”路盛章指出,破局的关键还在于动画人在创意以及制作端的沉淀与努力,“还是要回到动画本身”。

“在目前的环境下,不要动不动就上大项目——那样可能会高投入,低产出,甚至市场惨败,严重打击投资人的信心,加重‘先天性歧视’。”孙立军指出,目前国内动画电影人需要学习的还很多,可以先尝试制作一些投资相对较小的动画电影,以积累更多市场实操经验。

“现在,从业人员,包括媒体都希望尽快找到一种‘灵丹妙药’,来治愈国产动画电影的种种毛病,但真的不能急,只能用心去学,用心去做。”在动画界浸淫20年的资深动画制片人武寒青显得相当淡定,“我们的动画电影市场从2004年才开始起步,乍一看像那么回事,可再一看还是个正学走路的孩子。不过,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成人。”(本报记者 韩业庭 李 蕾)

砂浆泵

户内真空断路器

在线电玩城

一体化污水预制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