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早餐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辽宁方大入主南昌钢铁湘钢因资产不足铩羽而归方大南昌钢铁湘钢资产金福友电缆

发布时间:2019-08-19 13:33:55 阅读: 来源:早餐车厂家

辽宁方大入主南昌钢铁 湘钢因资产不足铩羽而归|方大|南昌钢铁|湘钢|资产

南昌钢铁57.97%的国有股权转让终于落定。

10月9日,南昌钢铁旗下的上市公司长力股份发布公告称:接控股股东南昌钢铁的通知,2009年9月30日,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与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签署了《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与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关于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57.97%省属国有股权之股权转让合同》,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将持有的南钢公司57.97%股权全部转让给辽宁方大集团。

本次转让完成后,辽宁方大将成为南钢公司控股股东,也成为长力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而同样参与此次竞购的华菱湘钢,只能铩羽而归。

花落方大

“这个结果不是说企业能左右的,而是一种市场化的选择。从转让方江西省国资委和产权交易所提出的要求来说,其实真正符合条件的最后只有方大一家。”10月9日,一位参与此次重组事宜的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而对于关注此事的人来说,方大的胜出或许早就在意料之中。

8月17日,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将手中持有的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57.97%的股权在江西省产权交易所挂牌,对外公开转让。

其中,关于受让方的条件中有几条非常醒目:“2007年、2008年及2009年1至6月连续盈利”,“资产总额不低于100亿元、净资产不低于40亿元、资产负债率不高于60%”。

对于刚刚经历行业低谷的钢铁业来说,从2008年下半年以来就备受危机拖累、财务表现低迷,不少人看来,这样的条件简直等于拒同行于门外。当时就有一位钢企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对这一条件的理解就是,它是有意把钢铁企业排除在外的。”

不过,上述知情人士则告诉本报记者,看似苛刻的条件,并非江西方面有意为之。“其实尽管有危机,但是上半年报表盈利的钢企也不少。但对于江西省来说,要保护企业员工利益,又要兼顾企业自身的未来,自然要选择有能力的企业。而在金融危机后还有实力的企业,肯定更有优势。”

从整个转让的过程来看,江西方面对于方大似乎也是有所“偏爱”。

8月27日,长力股份发布了一则关于《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预案》的公告,称:“辽宁方大集团拟通过产权交易方式受让南昌钢铁57.97%的股权,若交易达成,方大集团将通过南昌钢铁及其子公司,合计持有长力股份68.48%的股份。同时,长力股份拟向方大集团发行不超过1.32亿股A股购买沈阳炼焦煤气公司100%股权。”

公告还表示,截至2009年8月26日,方大集团已将3.36534亿元履约保证金存入登记结算公司指定银行账户。

“为什么还在产权交易所挂牌期间就宣布拟受让方?为什么没有确定收购主体时就发布增发公告?”当时,有人向记者提出了质疑。

对此,长力股份一位管理人士表示:“8月27日之前,的确是只方大一家主动缴纳了保证金,这只是一种对他们自己实力和诚意的表态。我们公开消息是符合程序要求的。”

湘钢失意

南昌钢铁的前身是1958年所建的南昌钢铁厂,其改制的道路和诉求,也由来已久。

1995年,根据当时江西省体改委文件,南钢改组为国有独资的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由国有独资公司改制成为多元投资主体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持股57.97%、37.78%、4.25%。

但近年来的发展却不如人意。公开资料显示,南钢公司在2007年的净利润为1048.2万元,但在冰火两重天的2008年,净利润迅速下降至亏损4501.4万元。

“一度每个月都亏损9000万”。一位南钢管理人士称,“南钢生存面临危机,必须一方面加大对细分市场的开拓,一方面引进优秀的战略投资者,投入技改资金。”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8月南钢召开的职代会上,公司董事长钟崇武表示,只有甩掉包袱、转换体制机制,进行技改,才能提升竞争力。按照他的设想,改制最后的成效,应该使其在弹扁、板簧市场的占有率进一步提升,从目前的45%左右,最终达到60%—70%。

事实上,几家意向参与竞购的企业中,还有五矿集团、新余钢铁、深圳品牌投资公司等,尤其是对身处邻省湖南的华菱集团来说,南昌钢铁无疑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因为正与安赛乐米塔尔联手打造汽车板的华菱,不管是从产品链条,还是从区域市场的各方协同效应考量,都值得将南昌钢铁纳入囊中。

据本报记者了解到,为了符合挂牌交易的相关条件,华菱集团派出旗下最为吻合的湘钢“参战”。双方的接洽本来今年初就开始进行,但当尽职调查完成后,却因金融危机出现了一时的断裂与波折。虽然与另一家竞购者五矿不同,经历危机的华菱并没有放弃南昌钢铁,而是再度发力“追求”,无奈却只能擦肩而过。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湘钢的总资产不足,没有符合所有条件。因为华菱旗下三家企业,基本上有效资产都在整合时给了集团。”

而在引资过程中,江西省钢铁业一位资深人士也曾告诉过本报记者,南钢的技改诉求需要大量资金保障,产品竞争对手又多是民企,内在机制需重构,所以选择优秀的非钢企业也不错。

小钢企的新样本

尽管《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指出,要推动钢企跨所有制、跨行业兼并重组,但是对于南昌钢铁而言,此时选择一家民企作为战略投资方,还是需要勇气的。

有建龙集团兼并通钢、河北凤宝钢铁重组濮阳林州钢铁时的挫折在前,又有山东钢铁“吞并”日照钢铁“国进民退”的案例在后,如此引资,在南昌钢铁的管理层看来是小心谨慎,非常不易的。

在通钢、林钢事件后,全国总工会发出通知,要求改制决定和方案要经过职代会,否则无效。

8月7日、9日,南钢分别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和职工代表大会,《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改制重组实施方案》及职工安置方案,分别以全票和99.32%的赞成票获得通过。

“本来有通钢等事件的背景,对我们而言是不太有利的,但是我们所有的考虑、条件等都是为了企业和员工的长远发展,因此也受到员工的欢迎。”上述南昌钢铁内部管理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公司没有其它特别优势,如果体制机制再不激活,最后还是会死。江西省内也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改制后的萍钢,实现飞速发展。”

在江西省和南昌钢铁看来,方大集团的战略思路,也是符合南昌钢铁发展预期的。

方大集团主营炭素,拥有一家上市公司方大炭素(600516.SH)。近几年来,方大沿着与钢铁产业相关的上下游产业,开始向焦炭、矿业和钢铁等领域延伸。在收购南昌钢铁之前,其旗下唯一的钢铁资产是重组不久的国有钢企乌兰浩特钢铁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线材、圆钢等产品。

据上述管理人士介绍,南昌钢铁接下来在走好细分市场的同时,也意欲实现战略转型,即向汽车零部件方面延伸产业链。 (作者:王洁)

橡套电缆